特评:范志毅预言成真 国足已与缅甸也门为伍

“中国足球现在什么水平,就这么几个人,赵鹏什么的都在踢中卫,他能踢吗?踢不了!没这个能力知道吗?泰国队输完输越南,再输缅甸,接下来没人输了。”当从阿曼传来中国U22队、缅甸U22队、也门U22队一同在亚洲杯被淘汰出局的消息后,我们回想起了范大将军的那段充满怒火的斥责,这位前亚洲足球先生的“专业性”的确十分权威。

连续败给乌兹别克斯坦和沙特队后,U22国足已经失去小组出线权,而他们收获的可能是更加猛烈的斥责“你们输掉了中国足球的未来。”看不到让人眼前一亮的发挥,看不到让人欣喜的天才球员,更看不到可以改变中国足球“追赶者”的希望。这支准国奥队,你们能拿出什么让我们起立为你鼓掌喝彩。

在青年队中,中国足球一向有一个优良的传统,“超白金一代”、“荷兰世青赛的中国风暴”都曾是我们茶余饭后乐此不疲的谈资,或许更是喜爱中国足球人士的镇痛剂。但遗憾的是,从“克劳琛”之后,我们再也无法看到那么一支让我们怀揣希望幸福高呼有戏的球队!

当我们的优秀传统也逐渐丧失的时候,中国足球的元老们也耐不住性子,满目狰狞的怒斥:“泰国队输完输越南,再输缅甸,接下来没人输了。”国字号球队全线的溃败,已经触摸到了人们的底线。

相信,多么宽容的球迷也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曾经在亚洲位列一流的球队,如今却已经找不到还可以输给谁?范志毅(微博)怒批赵鹏让我们想到了那句“蜀中无大将,廖化当先锋。”但我们不可回避一个刺眼的话题,在球迷期待这些孩子给自己惊喜的时候,我们还要知道这已经是中国足球的家底。

石柯、吴兴涵(微博)和王彤(微博)这些球员已经在中超打上的比赛,但绝大多数孩子依旧混迹在各支球队的梯队充当陪练的角色,为中国队攻破乌兹别克斯坦球门的杨超声,在恒大便是那么一个无声无息的陪练角色。无球可踢让我们的这批球员和对手相比输在了起跑线上。当国家队成为这些球员练兵场的时候,我们便应该想到这样的结果。鲁能一线多人,却极少有年轻球员能够趁乱登位。李源(微博)一在U22国家队摧城拔寨的时候,他在缺兵少将的泰达却一直没有表现的机会,最终选择叛逃欧洲。

这些现状直接影响了这批球员的成长,一支成熟的国字号球队不仅仅需要珍贵的天赋,心心相印的默契,更需要成熟的球员。而在竞争残酷的足球世界中,没有多少俱乐部会用成绩作为牺牲,从而冒险的为年轻球员提供学习机会,因为那样的代价实在太沉重。滕卡特在鲁能的结局便告诉了我们,功利之下没有慷慨的施舍。

U22亚洲杯设立的初衷便是为那些渴望比赛的适龄球员提供一个良好的比赛平台,取代奥运会预选赛更是让这项比赛增添了一份严肃性。不过很幸运,这次比赛并不涉及奥运会的参赛资格,从而给了中国队一次学习的机会。

可能深知自身能力的原因,傅博对于这次参赛抱着一颗极其谦虚的心“积累经验,多和强队对垒。”但媒体不这么认为,球迷更不这么认为,输球后球队承受指责好似理所当然,谁能保证6月份再次踏上该项赛事的时候,傅博可以给我们一支让球迷振奋的球队?随后,一股猛烈的批判热潮迎面袭来,傅博低下了头谦虚的接受,球员自知“罪孽深重”默默的承受。

不知,各位深爱中国足球的球迷在看到赛后一个个一脸无奈的小伙子走下球场的时候,内心是怎么样的感受。痛快的骂出声后,是否会想一下为什么我们不能给他们一些掌声?刘建宏(微博博客)在“615惨案”后很是无奈的说,“不管怎样,明天我还会让我的孩子去踢球。”这是不是一句色彩十分悲壮,却又十分动人的勇敢宣言?!

当中国足球每次参加国际大赛,我们都用一种“等待看其笑话”的心态去观看比赛的时候,很不幸中国足球已经成了一个大众的消遣品,而那些努力去踢球,用青春去挥洒人生的球员也成了我们眼中的一个个“跳梁小丑”。前不久世俱杯上,赵旭日成功诈骗小罗下场,球迷却大动干戈的发动起了“讨日”风暴。好吧,中国球员在球迷的眼中真的已经一文不值,因为他们拿着高薪,开着豪车,迎娶佳丽的同时,却不能为我们奉献一场精彩的比赛,所以他们输球必须被骂!马特拉齐激将成功齐达内之后,他却成为了意大利的英雄,不知道赵旭日再想到自己的遭遇与马特拉齐的遭遇后,内心会是一种怎样的纠结,可能是一份说不出的委屈,也或许赵旭日已经不再在意,因为曾经有位国脚说过,“在国人面前踢球,还不如去客场踢球。”

U22国足溃败并非好事,甚至练兵的目的也不能为其开脱,但我们又能怎样?已经拿出家底的中国足球,真的已经没有手牌再去力缆狂澜。球队需要做的是吸取教训,总结得失,而球迷更是要用一颗包容的心去接纳他们,在一片和谐的大背景下慢慢培育这个“劣迹斑斑”的差等生。因为爱,我们需要宽容,让他们一步一个脚印的成长;因为疼,我们需要吸取冲动 的教训,不要让我们的孩子被家人的斥责毁掉。

因为这支球队的年龄特点,可以说这批队员将会是未来十年国家队的水平写照,然而输球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的希望又被我们自己毁掉。既然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为何不能再次戴上那顶“追赶者”的帽子,缅甸?也门?好吧,这就是我们最先要赶超的目标。(三儿)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线号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粤)—非营业性—2017-0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