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长数公里河水泛油花(图)

本报延安讯(记者宁军苏吉余)“河里面全是油,黑糊糊的,这水已经用不成了!”昨日下午,指着家门口被污染的河水,子长县余家坪乡余家坪村的村民们心痛不已,但他们能做的只有用铁锨和水瓢将漂在水面的油一点点向外清理。昨日凌晨发生在子长县余家坪乡的这一场污染事故使该乡数公里的河水被严重污染。

昨日下午,记者赶到余家坪乡时,一路上不时见到一群群扛着铁锨的村民,打听后得知“集油站漏油了,站上让我们铲油呢”。赶到河边,记者看到数十位村民在用铁锨、水瓢清理河面污物。黑糊糊的河水泛着厚厚的油花向下翻滚而去,并伴有刺鼻的原油气味。见到记者,不少村民聚了过来,说:“来晚了,都埋得差不多了。”有村民用铁锨挖开已经埋好的油坑说,像这种埋污油的小圆坑在河边太多了,河水被污染几公里,这些小圆坑就分布几公里。

据村民介绍,“泄漏”发生在昨天凌晨,清早6时左右,早起的村民见到了已经发黑的河水。他们还说,“泄漏”发生后,集油站找到村干部承诺每家给500元,让村民负责清理河里的污油。

村民们称,今年集油站类似的泄漏事故已经发生了数次,这次是最严重的。按照村民的说法,该集油站泄漏事故时有发生,但集油站从未给他们任何说法。尤其令村民失望的是,虽然县环保局每次都来,但“每次都是罚点钱就走了,对我们村民来说,他们来不来都一样!”

由于河水屡屡被污染,这条河在村民眼里已经失去了基本的使用价值,“拿河水浇地,种啥啥死。”因此,很多村民在放弃河水的同时也放弃了耕种。

在前往集油站数公里的途中,黑糊糊的河水一直延伸到集油站。在集油站排污口,身穿油矿工作服的几名工人正站在河中,将一张草席拖入河中,旁边已经放了一堆沾满污油的草席和扫帚等。其中一人说,草席是用来吸附水面上的污油的,然后把吸附了污油的草席烧掉。在排污口的河岸边,遍布着盛放污油的黑圆坑,乌黑油泥到处都是。

子长油矿余家坪集油站主管生产的副站长赵建华承认有此次泄漏事故,但他否认泄漏的是原油,他称流到河中的只是烟煤水,是清理锅炉灰尘后产生的东西,漂在河面上黑色物质是水处理剂产生的化学物质。对所谓烟煤灰对河水的危害,赵建华及另外几位集油站人员认为“肯定没有污水的危害大”。同时,他对村民们所说的该集油站屡次泄漏予以否认。

在采访过程中,子长县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薛振祥带领环境执法人员已赶赴现场,并向周围村民和集油站做了调查了解,但记者离开前他表示还没有调查结果,“水面上的黑色漂浮物需要检验才知道是什么东西”。

场景一:记者在集油站一间办公室等待与集油站领导见面时,一男子进入办公室,对几位集油站工作人员说:“外面有几个记者,问你们时就说正在调查。”当得知记者就坐在办公室时,该男子颇为尴尬,表明自己就是子长县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薛振祥,坐在他对面,记者感到一股酒气扑面而来。

场景二:下午5时,在记者采访结束离去时,赵建华约记者“吃饭”未果后,一旁的薛振祥表示自己想和记者同行,遭拒绝后,薛振祥又说,“那让他(赵建华)上你们的车,一块走!”

当村民得知集油站的答复后,一位村民气愤地说:“集油站睁着眼睛说瞎话!”并将记者领到了集油站锅炉废水排放管道口,和另外一个排放污水的管口。一边走一边说,排放清洗锅炉的废水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原油流进河里?而且绵延数公里!他们指着排放污水的管口说,油就是从这个管口流出来的,为了不让人看,管口下面的水渠已经用草席覆盖、并用新土掩盖了好几层。记者看到,这个管口里确有新土、而且有黑色的油污,下面的水渠也被处理过了。

对于环境监察大队无法认定是否原油污染的说法,村民也说:“生活在油区,就是三岁小孩都能分清这东西是不是原油,何况是经常到油矿上检查的人,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昨晚记者从子长县回到延安市后,先后有数人打来电话说情,请求采访集油站的事情不要发稿。